初晴的冬阳

聂廷×吕树 甜 短片 一次更完

和我之前更的长篇没关系,就是突然想的脑洞。
下文,开始:
(一次执行任务之后)
        吕树刚从■国执行任务回来,说实话,这决对是他吕小树最惨的一次海外之行了。
        原因嘛,其实是他自己的一个小失误,他吕树误把一个隐藏的A级大佬认成了女性,然后招了一个A,三个B的疯狂追杀,他现在能安全回来已经是很不错了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聂廷交代的任务是没完成,不过他吕树现在都这副模样了,还谈什么任务不任务的。
        这一次,吕树什么好处都没得到,■国出产的稀有矿没有捞到,钱也没有入兜半分,甚至还搞了一身伤。
       于是,吕树连洛城都没回就直接去了京都,嗯,目的是为了找聂廷讨一个说法。他吕小树可不认为这是他的错,是聂廷没有提前告诉他■国有A级的,所以任务失败的锅他吕树才不背。顺便还得让聂廷给他补偿,对,只是顺便。。。。。

刘海胡同  四合院
        没有了亭亭如盖的核桃树,整个院子总是显得空旷。石学晋这几天一直埋头于书海,说是要找到红色果子的来历,所以就只剩下聂廷一个人坐在院子里,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堆文件。
         其实聂廷早就和石学晋说过了,只要石学晋去找吕树问就可以了,虽然有可能吕树不会回答,但也只是可能 总比毫无意义的在书海里翻着好吧。
         当时石学晋只回了一句话“你去问一下试试”。然后聂廷就闭嘴不谈了,他现在还记得石学晋说这话时的表情,一脸的“你还说我,你能好到哪去”。

        嘭的一声,四合院的大门被某人踹开了,某人一脸气愤的站到聂廷面前。吕树现在身上还挂着血呢,胳膊上的剑痕一道一道,嘴角明显有破碎的痕迹,衣服也成了一块块染血的碎布。
       吕树就这么站着,离聂廷仅不到一米的距离。所以吕树身上的伤口聂廷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       聂廷皱了皱修长的眉,语气冷漠的说:“你任务失败了。”是陈述,没有疑问。
       吕树还在奇怪呢,明明没有人知道他任务失败了啊,他谁都没告诉呢,就连吕小鱼也没有。
       然后,聂廷说话了“你受伤了”。仅是四个字,可吕树却感觉聂廷不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,而是在责备。他在责备什么啊?吕树不明白。
       见吕树没有听懂,聂廷又一次重复“你受伤了”。责备的语气更强了,似乎还夹杂着一丝心疼。
       不过还是高估了吕树的情商,虽然吕树还是不明白,但也感觉到了此时气氛不对。吕树向后退了几步。
        聂廷见状,似乎有一点生气,聂廷凝视着吕树,说:“回来,你受伤了,不知道吗?”但似乎没有什么用,吕树还在后退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,聂廷站起,身子向前伏去,快速的拉住吕树的手,并拽了回来。可是,尴尬发生了,吕树似乎没有想到聂廷会去拉他,所以一个不稳,就这么扑进聂廷怀里了。
        顿时,某人的脸红了。两人抱在一起,吕树感受到了聂廷温暖的呼吸,然后,脸更红了。不过聂廷似乎不怎么在意,用身上的黑色大氅裹住吕树,紧紧的把吕树抱在中间,似乎吕树是他的私有物,不允许任何人触碰。
       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的吕树非常懵,以至于甚至忘记从聂廷怀里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,便听见聂廷说“你受伤了。”语气很温柔。但看吕树一脸懵的样子,聂廷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不是说过吗?这次任务不重要,只是让你去玩玩。重要的是你,你的任务就是把自己完好的送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 这次吕树是明白了,原来...这就是任务吗?不过,原本的任务不重要?那可是■国刚发现的矿产资源啊!哪里不重要了?
         吕树终于从懵逼状态出来了,立刻想要从聂廷怀里出来。不过,聂廷似乎还没抱够,见吕树在怀里挣扎,也只是皱了一下眉毛,然后抱的更紧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这毕竟是夏天,本来天气就热,在加上两人如此亲密的动作,使得吕树流了很多汗,汗水浸泡在伤口,真的很疼。。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咳咳,聂廷,我,伤口,疼。”吕树现在因为害羞,说话都断断续续的。聂廷最后还是不情愿的松开了,他本来还想继续抱着,让吕树也尝尝痛苦的滋味,想想他聂廷的心有多痛,但还是不忍心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聂廷将吕树公主抱了起来,带回自己的房间里,他把吕树放在床上,接着二话不说就脱吕树的衣服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聂廷,你!”还没等吕树说完,某人的上身就全部暴露在空气里了。然后聂廷从床边拿出了一瓶药,将乳白色的药膏涂在吕树的伤口上,修长的手指在皮肤上摩挲,指肚上的温度透过皮肤直达心间,很温暖,很美好。
        好吧,他承认是他吕树想歪了,于是某人的脸又一次红了,并把头转向一边,虽然聂廷只是在给他抹药,但这动作也太羞耻了啊!而且还是乳白色的药膏。
        聂廷似乎是猜到了他的想法,嘴角荡起一抹笑,语气有一点挑逗:“怎么,你就这么想被我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吗?”聂廷看向吕树的眼瞳,那黑色的瞳孔仿佛神秘的夜晚,让人不自觉的被吸引,又仿佛那瞳里映射着星辰,但聂廷只想让吕树的眼里只有他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吕树被他盯的发毛,值得闭上眼,说:“我没有,我不是,别瞎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虽然聂廷真的很想做一些不好的事情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,毕竟他们的关系还没有到达那个程度。最后,聂廷只是给吕树处理了上身伤口,本来下身也有要处理的部位的,但吕树死活不让。。。
        聂廷也在涂药时问了这次■国之行的具体经过,也知道了吕树这一身伤的来历。当时聂廷的表情很可怖,好像最深渊中的恶魔一样,如果石学晋在的话,他一定知道,这代表着聂廷要杀人了。
       吕树终于逃离聂廷的“魔爪”了,立刻回到洛城。他和聂廷之间的事情暂时落幕,但余温却还在影响。
       几天后,全世界都被一个消息所震惊,聂廷亲自到法国一趟,■国所有修行者全部被斩杀,那个A级的头颅甚至被砍下来挂在■国首都的城门上。修行者的血水侵染了所有矿石,至此,没有人再去夺■国的矿了。
       有人不怕死的问聂廷这么做的原因,当时聂廷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天罗地网的人,不容侵犯!”然后,全世界的人又一次懵了,当时李一笑被针对,也没见你怎么样啊!怎么这次就不一样了,而且第九天罗还没死,只是受了点伤,至于报复的这么狠吗?
       吕树知道后就迷了,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,他还能不知道吗?人家聂廷给他报仇了啊!然后吕树就又脸红了,把头埋在被里,他需要冷静冷静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结束了,说过很甜的,不开车,今天不想开。
这只是个人脑洞,小短篇
和原著无关,也和我的另一个文无关。
想看车,等过一段时间在开。

  

不想说了,这是5月做的,早就发在QQ空间了,这是送给朋友的生日礼物。

人生第三个橡皮章,懒的留白~
第一个橡皮章是用普通橡皮和得力小刀刻的,等二个不想发~
嗯,初晴的冬阳

亲手做的王冠,名为:堕天使之爱
神难做,全程仅我一个人,细节处理的还不错,有翅膀的一面是主面。
那只手是我老母亲的。
这个王冠是周三做的,已经发在我个人QQ空间里了,绝对原创
我似乎处于半手残状态?

嗯,我是初晴的冬阳,QQ也是这个。初中生一个。

情缘殇 聂廷×吕树 长篇

导语:情,不过是缘所造成的错误罢了
03:
“咳咳,那个,聂天罗早上好!”吕小鱼有点尴尬
“你来京都做什么?”聂廷头也不抬一下,始终盯着地面。
“额,也许是想亲自看看晚上八点档?” 嗯,吕小鱼和吕树学坏了。

可惜吕树已经收不到这里的负面情绪值了。

聂廷还是没有什么反应,兀自走了过去。吕小鱼立刻跟在聂廷后面,不断的叨叨:“喂喂,聂天罗,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?再怎么说我也是吕树唯一的亲人啊!也许我可以去那个世界呢?”

一听到吕树二字,聂廷便站着不走了,他要听吕小鱼说完,他想知道吕树的一切消息。

吕小鱼见他停了下来,立刻拉着聂廷的衣袖,外一聂廷再不见了,她可就找不到了。

“拉够了吗?继续说。”语气冰冷的毫无感情,似乎聂廷的情感全都随着吕树的消失而泯灭了。

“我知道去那个世界的方法,我也会去到那里,今天来不过是告诉你一下。”
“是谁告诉你的,去那里的方法。”
“额,傀儡师”
“他们的话你也信?”
“可是不信就没有别的路了啊。”
“说吧,他们到底告诉你了什么?”

“傀儡师说想要去那个世界,必须达到三个方面。1.A级以下。2.有一种特殊能力。3.吕树的血”吕小鱼最终还是没有说出那个特殊能力到底是什么,不管对谁,都是要有一定的防备。

聂廷站着一动不动,他在想,在思考。这三条他大概是没有符合的,A级之下,他刚刚回到神藏境的好吗!特殊能力,不管是哪一个特殊能力,反正他肯定是没有就对了。吕树的血,这简直呵呵了好吗?

“所以你告诉这个有什么用?”聂廷面无表情的看着吕小鱼。

“也许只是想看看你纠结而无奈的表情?”

。。。。。分割线。。。。。

情缘殇 聂廷×吕树 中长篇 原著背景

一天内的第二更
我知道没人看的
但我开心就好
。。。。。分割线。。。。。
导语:情字何意,缘字何起
02:
聂廷到处贴寻人启事这件事立刻传遍全世界,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,聂廷为了那个第九天罗,变得不正常了。

所以,作为吕树唯一的亲人,吕小鱼亲自来到京都,她认为聂廷现在“疯了”完全是吕树的错,她这个当事人的亲人还是要帮吕树解决一下问题的,其实只不过是吕小鱼最近身边没有吕树,导致她有点不习惯,吕小鱼现在就是找聂廷,纯粹是闲的。

然后,就看见大街上,一个小女孩骑在一头猪上,身边跟着一直猫,手里捏着一只奇葩的松鼠。。。

京都

聂廷现在完全属于迷茫状态,已经一个月了,还是没有半点吕树的讯息。聂廷已经去了十多次刀阵所在地了,他连芝麻开门都说了,那门还是连出现一下都不肯。

聂廷一个人走在街上,这次他没有穿大氅,而是一件随意的黑色外套,但手里还有一个黑色大刀。。。

聂大佬,你是不是对你的形象有点误解,不穿大氅为了掩饰身份可以理解,但你手里的刀是什么情况?

果然,大佬的思维方式不是常人所能揣测的。。。

尤其是一个魔怔了的大佬。。。

所以,不一会,街道上就没几个人了。。。这会儿聂廷还在疑惑呢,怎么人都不见了?

然后,吕小鱼就暴露在聂廷面前了,其实就算群众不走也没什么用,毕竟聂廷是神藏境,哪怕现在还是不能出手,但这基础的还是有提升的,例如:感知能力。

聂廷此时看到吕小鱼,没有丝毫的惊讶,当吕小鱼跨入京都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知道了。

“嗨!聂天罗!”吕小鱼尴尬而不失礼貌问候。

“嗯”依旧面无表情。

然后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!

。。。。。分割线。。。。。

这一章讲的就是尴尬。。。
就是阐述了一下吕小鱼去京都的事
以及描述一下聂廷现在的情况
这个情况包括心理上的,身体上的

情缘殇 聂廷×吕树(高虐)攻受分不清 中长篇 原著背景

初中生文笔
人物ooc
原著背景
讲长白山战役后,吕树去了吕宙时的事
虐点还是要高的,不然还是我初晴的冬阳?
长篇
废话不多说了,以下,正文见↓
。。。。。。分割线。。。。。。。
导语:情不见踪迹,缘不知何意。
01:(还是你所熟悉的那个世界,还是你所知道的那个背景,但风格还是要发生改变。)
  京都,刘海胡同

核桃树早就进了吕树的山河印,整个四合院也早就重修了一遍,一切都和之前不同了。
 
一个月前的那场长白山战役已经证明了聂廷世界第一的地位。这本应是一个令人兴奋的事情,可一想到第九天罗现在还不知所踪变怎样也开心不起来。

有时候聂廷会想:明明自己很烦吕树,他走了自己不应该很开心才对吗?可是好久都没有那个人的消息了,他竟然开始怀念起了吕树。

聂廷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,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最近脑子出了问题。

聂廷身边的人都知道,这一个月来聂天罗像是发疯了一样,每时每刻都在寻找去另一个世界的方法,他甚至去到长白山脚下的每一个城市,到处贴上了寻人启事。。。就连国外也不放过。。。。。

嗯,这一次不是吕小鱼了,是他聂廷。。。

寻人启事是这么写的: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吕树,男,18岁,天罗
特点是特别贱,
三句话之内必须噎死人,
比较喜欢沉吟两秒,
非常贪财。
如果看到了就告知一声:
聂天罗说了,你若是不想回来了,就不用回来了;若是想找第十一天罗,到洛神修行学院;若是想找钱,就不用再想了;若是想找我,……我知道你不会想的。但若是你在外面受欺负了,不要忘了神藏,更不要忘了新亭。
聂廷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说实话,当石学晋看到聂廷这番举动时,他曾一度觉得自己活在梦里。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分割线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第一章结束
大概就是这个风格
不定期更新
一章虽然少,但能看就好